当前位置:大罗金仙在人间>地球篇 第130章 太平山顶之风波(二)

地球篇 第130章 太平山顶之风波(二)

本书:大罗金仙在人间  |  字数:2226  |  更新时间:

求收藏,求推荐,请各位读者看书之余,帮帮忙,十分感激!如果觉得值得打赏的话,那就更加感激不尽了!

本书的读者QQ群229094690已经建立,欢迎加入,发表意见或建议,谢谢!

赵医生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取笑他,马上恼羞成怒,脸上连青筋都冒了出来,青筋一鼓一鼓的跳动,显示着他内心极其愤怒,他用眼光在人群里面来回扫射,“谁?谁在笑?哪个没见识的家伙,竟敢取笑我?”

站在韩龙旁边的王香君,可是清楚听到韩龙发出那声轻笑声,她不禁吐了吐舌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韩龙会笑出来,但是看那个医生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她不禁拉着韩龙的手臂,想一闪了之。

本来韩龙也只是当看看热闹而已,他一见那个男孩,就知道男孩是因为奇经八脉被内力深厚之人强行封闭,导致自身经脉不通,体内的浊气无法自然排泄出去,日积月累之下,身体自然越来越差。

奇经八脉被封,除非有人用更深厚的内力帮被封者解封,否则一般的药石是无法打通被内力封闭的奇经八脉的。

显然这个赵医生也不是庸医,懂得银针刺穴的方法。但他没有深厚的内功配合,仅仅用银针刺穴,也只能刺激男孩体内的穴位而已,无法从根本上打通被封闭的经脉,所以银针刺穴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现在韩龙听到赵医生竟然还想用金针刺穴的方法,一时忍俊不住,笑了出来,别说用金针,就算用金剑也不行。

本来韩龙也只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情来围观一下而已,男孩的死活与医生的医术高明与否,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笑了就笑了,对方又能耐自己何,但是这个赵医生偏偏属于那种认准死理就不放口的家伙,他竟然口出狂言,说韩龙没见识,这下把韩龙惹了。

当王香君想拉着韩龙走的时候,韩龙却不愿意走了,他冷冷地开口道:“庸医,就凭你那什么破烂银针、金针刺穴,还想救人?我看你就算再刺一百次,病人也无法痊愈,还是回家关上门再练几年,再出来混吧?”

“原来是你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你懂什么?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不懂就别乱说,你知道什么是金针渡穴吗?你知道怎么用吗?你知道吗?”赵医生这次终于发现了原来是韩龙在说话,众目睽睽之下,被对方耻笑,他觉得热血都涌到脑壳上去了,便犹如打了鸡血一般,扯着嗓子指着韩龙说道。

见对方犹自在死撑,韩龙内心不禁冷笑,口中却针锋相对地说道:“巧了,鄙人正是华夏国医门的第一百九十九代嫡传传人,你那套什么银针刺穴、金针刺穴渡气,都是老祖宗早就不玩的玩意了,就你还抱着揽着象宝贝一样?”

“你是来自国内的?医门?第一百九十九代嫡传传人?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我怎么没听过?”赵医生半信半疑地问道,他是个很老实的人,可没韩龙这么多花花肠子,哪里想到韩龙是随口乱说而已,要不然刚才韩龙取笑他的时候,他也没必要如此激动和大动干戈。

医门第一百九十九代嫡传传人,这名号听起来挺吓唬人的,不知道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赵医生心里不禁有点底气不足。

“(谐音)蒸的?我还是煮的呢?”韩龙怪里怪气地回到道。

“轰”的一下,旁边围观的游客都笑了起来,韩龙这话明显在调侃对方了。

看到周围的旅客都笑了起来,赵医生就算再老实,也知道韩龙是在调侃他,“你!你小子胆敢忽悠我?”

正当赵医生想发飙之际,韩龙毫无感情的声音适时传入他耳边,“谁忽悠你了,老子是真材实料的医门嫡传传人,可不象你只会挥舞几根银针金针就敢出来行走江湖,混吃混喝!”

其实赵医生也是出身医学世家,祖上几代都是有名的医师,从小耳濡目染之下,也的确学到几分本事,银针刺穴的确也堪称一绝,否则当初李家也不会花大钱请赵医生为三少治病了。

只是与韩龙这样的非人的老怪物相比,就宛如萤火之光,无法与皓月争辉了。

“银针拿来,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眼界,见识一下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韩龙索性把手一伸,向对方索要银针。

其实要打通那个男孩的奇经八脉,凭借韩龙的修为,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但是他却不想做的太惊世骇俗,只好通过银针来做做样子了。

“给你,如果你真的能医好三少爷的病,我赵平就向你道歉,承认我自己的医术不够高明。”

无可否认,赵医生这人还是挺有医德的,并不是只为了钱的拜金型医生。

面子是小,治好病人才是王道。为了治好病人,赵医生毅然选择放弃自己的尊严。

听完赵医生刚才那句话,韩龙顿时对赵医生改观,意气之争并不能解决问题,显然对方一切以治好病人为前提,这才体现出“医者父母心”这句话的意义。

接过赵医生手中的银针,韩龙继续说道:“你们都让开点,别到时连你们都弄到,你们可别怪我啊!”

这时,一直没做声的少妇,看到韩龙真的打算出手了,顿时有点急了,连忙问道:“这位小哥,你真的是医门的嫡传传人吗?我儿子他这病好几年了,连赵医生这样有名的医生都无法根治,我看你才二十几岁,年纪轻轻地,医术能比赵医生还高明?”

靠,老子都打算出手救你儿子了,你这婆娘怎么不通气,在这时候跳出来?老子年轻?你们这里所有人的岁数加起来,都不够我的一个零头,韩龙此时心情别提有多郁闷了。

韩龙看了看周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只有王香君眼中充满了肯定和鼓励之意,她可是见识过韩龙的非凡之处,自然对韩龙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至于其他人,眼中明显怀疑大于相信之意。

看来真是好人难做,虽然知道其他人不理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韩龙心里还是觉得很别扭。

“李太太,你儿子是不是大约五年前得罪过什么人,之后就变成这样了?”韩龙念头一转,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来收藏,投推荐票、打赏,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