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罗金仙在人间>异界篇 505章 刚脱虎口,又入险境

异界篇 505章 刚脱虎口,又入险境

本书:大罗金仙在人间  |  字数:2153  |  更新时间:

乌眉子和蓝袍修士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到对方眼中一闪而没的光芒,长久以来合作的默契,让两人都看懂了对方眼中的含义。

“既然如此,老夫两人也就不挽留小兄弟了,下次若是有缘,定会再见!”乌眉子顺水推舟地说道。

“好,青山不改,流水长流!晚辈这就告辞了!”煞魔尊表情依旧恭敬地说道,人还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三人各怀鬼胎的寒暄了几句,煞魔尊便化身一道黑芒,向远方天际飞驰而去。

乌眉子和蓝袍修士两人望着那到黑芒,眼光闪烁,沉默不语。

“两位,刚才为何不杀了那个小子?那小子刚才可是看到了你们收取宝物的情况,难道你不怕他说出去吗?要知道,”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突然传入两人耳中。

“哼!珍老怪,你以为老夫不想杀了那小子吗?那小子修为差得一塌糊涂,杀他简直易如反掌,但是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能够炼化那种怪异灵石,那种灵石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碰的,若没有正确的功法,想要炼化那种灵石,无异是自寻死路,若说他和那个地方没有一点关系,老夫绝对不相信,若是随便一个魔修都能炼化那种灵石,这大凶之地的名气就不会这么大了,早就被人夷为平地了。”

“退一步说,若这小子背后真的是大凶之地,这般凶名昭著的地方出来的人,他背后的势力可绝对不容小觑,就算他是那里一个小斯,他代表的也是那个地方,他身上肯定有本命玉牌之类的东西,若是老夫杀了他,你以为大凶之地那些老怪物会善罢甘休吗?到时别说老夫,就连老夫的门派,恐怕也难以承受对方的怒火,你以为老夫傻了吗?会做这样没意义的事情!”

“可是如果那小子是在说谎呢?”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哼,别说了,这事情就此打住,别再提了,没必要为一个元婴魔修去冒这么大的风险,若是你觉得他是瞎编乱造,可以亲自去灭杀此人,老夫绝对不会拦着你,但若真惹出什么乱子来,可别说老夫没提醒过你。”乌眉子冷哼一声,神情冷峻地说道。

空气中一阵沉默,那位隐藏在空气中的存在,似乎也有些投鼠顾器,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

远处,正全力施展遁术的煞魔尊,自然不知道,他离开以后,又幸运地逃过了一劫,他既不什么隐门的传人,身上也没有什么本命玉牌,若是那位离合期强者来追杀他,恐怕头痛的就是他了。

犹如一只丧家之犬,煞魔尊丝毫不敢停顿,一边施展遁术,一边疯狂的吸收煞石内的能量,体内的魔力竟然不断地增强,比起他自己修炼的进展还更快。

“若不是半路遇到那个狗屁寒陵魔王和这几个离合老怪,恐怕现在也不用这么狼狈的逃命,你们给老子等着,等老子修为强大了,一定会回来找你们算账,将你们统统杀光,抽魂炼魄,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世不得再进轮回。”

魔就是魔,在魔的心中,是没有一丝的怜悯和感恩,只有强者对弱者的无情践踏和碾压,你不杀魔,他日,等魔卷土重来,他必杀你。

“不过,也多亏了那魔王,起码老子现在知道了,象我们这种外来之士,在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修者眼中,可是绝对的香馍馍。”

“至于那乌眉子和蓝袍修士,多亏了他们,老子才知道,这大凶之地,竟然有如斯之大的凶名!”一想到这里,煞魔尊眼中的炙热,就更浓了。

“若不是他们投鼠顾器,恐怕老子现在的下场绝对凄惨无比。”

“哈哈,你们等着,本座一定会回来报答你们的,你们等着,哈哈哈!”煞魔尊在心中狂笑不已。

连续一天一夜的风驰电掣后,煞魔尊的身影终于慢了下来。

在他面前,整片空间是完全的死寂,就连一丝风都没有,似乎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天空,是刺眼的血色。

一股股浓郁的煞气,径直从脚底冲天而起,仿佛要勾起人心底最深处的杀戮意识。

前面,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血海,刺目的血色,扑面而来。

那血海之中,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小岛,毫无规律的分布着,彼此之间相隔不一。

这血海之中,连一个活物的影踪都看不到,不时有大小不一的气泡从海底涌起,不仅腥臭无比,还带有强烈的腐败气味,闻之令人作呕。

煞魔尊虽也是魔,但面对如此诡异的场面,心中也不禁有一丝吃惊。

“是不是我的方向错了,竟然来到这个古怪的地方。”煞魔尊口中自言自语道。

心神一动,神识如潮水般向四周散发出去。

神识所到之处,煞魔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在海岸线处,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冲天而起,将血海与陆地隔绝开来。

那道无形的屏障,肉眼无法看见,只有神识才能感应出来,而且那屏障上还有明显的腐蚀作用,神识碰到上面,竟然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犹如水珠掉入油锅一般的声音,十分诡异。

屏障沿着海岸线向两边无限延伸,煞魔尊的神识沿着海岸线延伸了两百余里,还没见到尽头,突然间脑海中一阵刺痛,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从天空中坠落下来,这赫然是神识消耗过度的表现,煞魔尊心中一惊,连忙将神识收回。

他没有专修神识的功法,虽然是煞气之灵,但神识却并没有特别的强大,因此神识延伸两百余差不多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令人诧异的是,眼前这屏障,只是将血海与陆地间隔开来,但却并没有完全隔绝血海那令人作呕的腥臭和腐败气味。

“这到底是谁这么大手笔,能够设下如此之大范围无形的屏障,将前路完全隔断了,还不知道这屏障到底延伸了多远,不行,本座得试试能否从上方越过屏障。不然不知道要绕开多远的路程才能继续前进。”

念头一动,煞魔尊的身影便化为一道黑影,冲天而起。

……

……

未完待续。

有月票和推荐票的书友,喜欢这本书的话,就砸点吧。若还有奖赏谷粒什么的,那也谢谢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