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罗金仙在人间>异界篇 524章 黄雀在后(二)

异界篇 524章 黄雀在后(二)

本书:大罗金仙在人间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金光快如闪电,转瞬之间,便飞遁了上百丈的距离,但令人奇怪的是,金光很快便降落到地面的数林之中,金光尽敛后,一名雪族青年男子的身影显露了出来。

他长相倒也算俊俏,只是眼神比较冷漠,体型与白衣女子相比,明显有所不如,这让人一看便知,他的境界还没到达离合期,因为雪族之人,体型越大,实力越强,此时的他,抱着比他体型大了一倍的白衣女子,显得有些滑稽。

但是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是一语不发,冷冷地仰望着紧追而来的两位异族男青年。

那白衣女子在他怀中,显得既羞涩,又懊恼,想她堂堂一位离合期强者,平日里族中那些元婴期的年轻男子,哪位能入她法眼,此时此地,她却软弱无力的躺在一位元婴后期的同族男子怀中,若是被族中那些长老看到,恐怕会震惊地难以言语。

她此时体内法力消耗殆尽,却无法挣脱那族人的怀抱,刚想开口训斥,没想到对方的反应比她更为冷漠,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简直是视她如无物,连她都感到十分诧异。

“此人到底是谁?”白衣女子盯着眼前这位年轻族人,脑海中画面不停的变化,想回忆起这位族人的名字,但族中元婴期的年轻男子众多,一时之间,她却想不起这位族人的名字。

“好贼子,快放开那位女子,竟敢和小爷抢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看清了金光之中的人是一名元婴后期的雪族男子,紧追而来的黑衣男子和青衣男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喝道。

原来两人心中还有些担忧,怕惹到了其他强者,等看清了雪族男子的体型面貌后,他们心中的大石,倒是落到了实地,一名元婴后期的雪族,而且还是落了单的雪族,竟敢当着他们两人的面救人,岂不是找死。

于是两人都不再保留,几乎是同一时间朝那雪族男子施展出神通攻击。

只见那黑衣男子,身上的黑雾飞快的涌现,很快就化为一只十丈大小的黑鹰,黑鹰展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双巨爪,狠狠地抓向对方,凌厉的气劲,掀起狂风,雪花漫天,气势逼人。

那位青衣男子,则显得悠闲得多,他把手往怀里一掏,一张粉色方巾便出现在他手中,他把粉色方巾一抛,那粉色方巾迎风便涨,转瞬之间,便化为一团粉烟,向雪族青年飞去,令人奇怪的是,黑鹰带起的凌厉劲风,竟然没能将那团粉烟吹散分毫,显然这粉色方巾也是一件异物,粉烟之内,不断有年轻女子的吟叫声传出,扰人心神。

放出粉色方巾后,青衣男子毫不停歇,也径直朝前面的雪族青年直扑而来。

两人的目的,除了击杀雪族青年,最主要的还是要拿下白衣女子,不然两人如此大费周章,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同时面对两大同阶强者的攻击,雪族男子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恐之意。

只见他脚下金光闪现,一副要立马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的模样。

但此时,黑衣男子和青衣男子的攻击接踵而至,与他仅有一步之遥,他此时想要逃遁,为时已晚,如此近的距离,黑衣男子和青衣男子甚至能够看到那白衣女子眼中的无助又绝望之意。

生死关头,自然是真情流露,若白衣女子还有还击之力,恐怕逃不掉的就是他们两人了。

如此紧要关头,那雪族男子脸上表情虽然惊恐,但他的嘴角却突然一翘,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见到对方竟然露出这般笑容,明显不合常理,两位男子心中不禁一愣,暗道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粗如成人手臂的金光冲天而起,挡在雪族青年面前,两道金光一出现,便死死地抵住那巨大黑鹰和那团粉烟,一时之间,那巨大黑鹰和那团粉烟竟然不能逾越鱼池分毫。

如此突变,不仅令两位异族男子诧异,更令白衣女子诧异不已,近在咫尺,连她都没发现这金光是何时布下的。

更令人震惊的是,她和那个陌生族人的四围,突然又浮现出十道金光,不仅将两人团团围住,也将那两位异族男子团团围住。

“剑阵?”黑衣男子和青衣男子顿时脸色俱变。

他们两人也不是等闲之辈,一见如此阵势,如何不知自己身陷剑阵之中,只是在剑阵显然布置得极为高明,就连他们也着了道。

“好贼子,别以仅凭一个破剑阵,就能挡得住我们两人。”黑衣男子冷笑道。

“赵兄,我们联手,赶紧将这剑阵破掉,不然的话,若是那小子将白衣女子带走了,我们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黑衣男子掉头和青衣男子说道,语气之中,带有一丝焦灼。

“李兄所言甚是,事到如此,我们必须要通力合作,尽快破阵,不然就便宜了那小子了。”青衣男子也不含糊,立马就答应了。

就当他们想要出手破开面前两道金光,再攻击那位雪族男子和白衣女子之时,却发现前面除了那两道金光,空无一人,雪族男子和白衣女子早已不见人影了。

这下,两人顿时慌了手脚,原本打算破开剑阵就能擒住对方,没想到对方竟然早一步离开了剑阵,这不意味着,就算他们能够破开剑阵,对方也早就逃之夭夭了,这叫两人如何不乱了阵脚。

此时的煞魔尊,早已身处剑阵之外,他此时仍然单手抱着那位白衣女子,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仿佛手中的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件物品。

他可以无视对方的存在,但是那位白衣女子,却不能假装没事,只见她幽幽地开口道:“这位小兄弟,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你我虽同为族人,男女授受不亲,你如此这般抱着我,让人看见了,岂不是毁了我的清白?”

白衣女子语气之中,全然是一副恳求之意,完全没有了平日里那副高傲的模样,此时的她,是虎落平阳,龙游浅水,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求人。

……

……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