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罗金仙在人间>异界篇 547章 无声胜有声

异界篇 547章 无声胜有声

本书:大罗金仙在人间  |  字数:2195  |  更新时间:

军营中央,有一座高达二十丈,长十丈,宽十丈的阅兵台,阅兵台的四个角外的地上,都竖立着一根长长的旗杆,旗杆上迎风飘扬着黑色的大旗,“上官”两个血色大字随着大旗飘舞,隐约可见。

煞魔尊走到阅兵台前,纵身一跃,便冲天而起,整个人轻飘飘的,犹如柳絮般落到那阅兵台上。

他转身望向身后的校练场,看着四周那些在操练的士兵,听见他们不时从口中传出的讥笑声,他的脸色却平静如昔,平静的盘膝而坐,竟然就在这阅兵台上调息吐纳起来。

以刚才所见,这上官统领显然对他仇视极深,煞魔尊虽不知個中因由,但心中却明了,对方肯定没有给他安排军营中的住所,既然如此,这阅兵台也聊胜于无,干脆就在阅兵台上打坐了。

上官统领本来准备了一些手段想对付煞魔尊,没想到对方竟然毫无反应,滴水不进,与他想象中的反应相差甚远,如此一来,他倒不好借题发挥,那些准备好的手段,反倒用不上了。

上官统领只好命令亲信暗中观察煞魔尊,经过了今天这一役,他深知对方城府极深,不好对付,倒没有轻举妄动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一天就过去了。

煞魔尊身处高台,虽然在打坐调息,但却是用神识在暗中观察军营中的一切。

这些士兵在他眼皮底下操练,一举一动,尽皆入他眼底,这些士兵眼中的轻视之意,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但煞魔尊始终平静如昔,因为他在来军营的路上,陆校尉已经将军营内的大致情况和他介绍得七七八八,他现在要做的,只不过是将所见与所闻相互印证一番。

那个上官统领,在此军营坐镇已久,气候已成,按理说此军营驻军五十万,应由副将统帅,但因副将一职丢空,便有上官统领暂代。

统领一职,可领兵十万,这军营之内,共有五个统领,但此地的其他统领,暗地里,皆唯上官统领马首是瞻,上官统领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能力压同袍。

煞魔尊乃是半路出家,得到州主的青睐,才获赐副将一职,实际在这通天州内,并无根基,实力也并不足以配上副将之职,因此在军营受气,实属正常,因此他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并不介怀。

再者,他刚到此地,若是贸然与人动手,岂不是容易授人与话柄,他自己修为还没到强大到足够碾压一切的程度,至少他自忖还不是其他副将的对手,自然不能在军营中随意出手。

上官统领胆敢挟兵以下犯上,自然是因为他在这些士兵心中的首领地位,早已根深蒂固,和煞魔尊这种外来者截然不同,若是刚才煞魔尊忍不住出手教训对方,恐怕对方早已下令五万士兵以阵法群起而攻之,若是这些士兵当中还藏有高手,借助阵法变化莫测之力,恐怕煞魔尊自己也难以全身而退。

若是第一日来军营,便大肆杀戮,恐怕传了出去,会引起其他副将的不满,以为煞魔尊持宠生娇,任意妄为,一旦有其他副将出手,到时场面就不好收拾,煞魔尊才刚刚获得阴阳生死符,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惹出大麻烦。尽管他可以离开通天州,但那将意味着他将要自己寻找更好的地方潜修,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因此,他选择隐忍,他要等待适当的机会,建立威严,才能在军营中立足,不然的话,贸然出手,恐怕会适得其反,令这些士兵更加仇视,本来这些士兵对他已经很仇视了,到时恐怕更积重难返。

很快,三天时间便过去了,煞魔尊依旧盘坐在阅兵台上打坐调息,在这三日期间,军营中的数十万士兵看到煞魔尊竟然沉默如斯,心中对煞魔尊的轻视之情更甚,越来越多的士兵,认为这新来的副将,不过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反倒是那上官统领,心中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再怎么说,对方也是获得州主青睐,亲赐阴阳生死符的家伙,按理说,对方怎么也不可能是如此软弱之辈,否则的话,州主岂能赐其阴阳生死符,又赐其副将之位,在通天州内,能获得如此殊荣的,一个手掌都数得过来,哪一个不是实力强悍之辈,那些家伙若是前来军营,恐怕上官统领早已奉若上宾了,哪里敢以下犯上。

但煞魔尊的表现,却仿佛完全是一个局外人一般,根本不理会军营中的事务,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这倒令上官统领完全不知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自然也就无法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此人究竟想干什么!”

上官统领坐在上位,他四周坐着四人,这四人,便是军中另外四名统领。

“上官大人,想不到此人如此隐忍,三天过去了,竟然还能忍着不发难,难道此人是州主大人专门派来监视我等的?”四人中一个黑脸大汉疑惑地说道。

此人同样身穿黑甲,但身材极为魁梧,块头比上官统领都大上三分之一,胸口位置有一个骷髅图案,乃是军营中实力仅次于上官统领的统领欧阳血,人称“血骷髅”,行事极为狠辣,但心思却略有不及,因此一直以上官统领马首是瞻。

另外三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见对方眼中那丝惊疑和不安之意,仿佛被刚才那欧阳血统领所说触及到了心中的那根弦。

州主大人实力到底有多强,在这通天州内,无人知晓,但是州主无疑是城内实力最强大的强者,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州主已经好久不管军营的事宜,一直都是由各个军营的首领在掌控军队,州主只是不时发布命令,让手下去执行而已。

方才听到这欧阳血统领说出这样一番话,倒不是不可能,屋内的所有人,不禁陷入沉思,就连上官统领,此时也失去了数日前那般狠劲,他被煞魔尊的沉默搞得无所适从,他有种预感,若是这次处理得不好,恐怕会有大祸降临。

他不禁揉了揉太阳穴,心中越发觉得沉重,叹了口气说道:”大家都说说看法吧,这个新的副将大人,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希望各位看书的时候,能打赏下,投票什么的,感激不尽,感恩!!!

……

……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